【科学组】Aftermath 1-1

声明:OOC算我的,爱属于他们。

直到再次相遇,罐儿才发现,自己一直对博士的离开耿耿于怀。

Part I: 审判

Chapter 1


  当罗斯将军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托尼·史塔克脸上那名为玩世不恭的笑容消失了。

  他应该在哈尔伯特空军基地给新兵做演讲,而不是突然闯入这间会议室,意图夺取这个战场的主控权。托尼看向罗迪,后者正一脸凝重地望向他。他觉得自己看到一面镜子。

  这位现任复仇者的监管人用一句话平息了会议室里对于他不请自来的窃窃私语。

  “我在门外听到了史塔克先生的精彩发言。”他免去客套和寒暄,带着军服上的寒气直切主题。他很聪明,托尼想,当全世界都对一个人的目的心照不宣,他也就不再需要用“女士们先生们”来拖累自己的威严。托尼扫了眼长桌旁的人们,忽然发现国防部部长并没有出席会议。

  他心里“咯噔”一声。

  “毫无疑问,阿斯加德人民会感激史塔克先生的慷慨解囊,或许它值得一座雕像。或许史塔克先生的人品可以为洛基做担保。或许这群来自外星的客人能与我们和平共处,甚至会与我们共御外敌。或许他们,如史塔克先生所说,”罗斯将军说,“应当得到一次机会。”

  “接下来是‘但是’的部分,”托尼煞有介事地提醒身边素不相识的议员,“‘但是’之后才是重点。注意笔记。”

  “然而,”将军面不改色,“机会不是小学生计分卡上的卡通贴纸。我喝光了牛奶,我该获得一枚蜜蜂;你吃掉午餐盒里的菠菜,你应得到一枚绵羊。安慰奖和机会的区别在于,前者毋需做任何动作就能获取一个光荣头衔,后者则是明码标价:取决于你愿为此付出多少。”

  “不好意思,”他讶异地向身边的议员询问,“这里难道是《威尼斯商人》的演出现场?”他望向罗斯将军,一脸不可思议。“我以为军队信奉正直和高尚。对于国际,现在该叫宇宙援助,向来慷慨大方。‘明码标价’,从什么时候起您也学会了小商小贩的俚语?”

  “机会的神圣性在于平等交易。”将军声如洪钟。“他们凭借什么换取留在地球的机会?天神领袖?口头的和平宣言?史塔克工业总裁的担保?”罗斯轻笑,“或者说一个被骗子玩弄于鼓掌间的昏君,一群只识得权杖和宝座的愚民,一个毕业于麻烦制造专业的军火贩子——”罗斯终于看向托尼。那道目光中藏着两支利箭,带着必杀的决心来到他的面前。

  “——那个抹去索科维亚的魔鬼的生父。”

  他被钉在椅背上。

  “八年前,纽约天空大开,人类如蝼蚁任由外星球侵略者宰割。八年后,他们留在战场的垃圾被改装成先进武器又掀波澜。如今我们又要毫无保留地迎接元凶和赶超我们几世纪的力量进门?史塔克,究竟是谁要从谁身上割下一磅肉?”

  低语声沿桌缘渐起。托尼展开桌下攥紧的双手,告诫自己不要掉入用审讯技巧编织的圈套。他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底,暗自估算在这番演讲之后还有多少人能留在他这一边。这位与他八字不合的将军或许对他们深存偏见,但有件事他说的不错:一切都是明码标价的交易。对于五角大楼而言,筹码是与阿灵顿部门的三年合作;对能源部与特殊作战部来说,筹码是方舟稳定装置和阿斯加德技术共享。对政客敬而远之是史塔克家族的传统,但不代表他对权力的棋局一无所知。他勉强可以喂饱半数内阁,再算上椭圆形办公室的人情债,此事前景还算可观。

  如果空军部此刻没有忽然反水。能源部部长对他轻轻眨了眨眼睛;特殊作战部部长正和中央情报局局长交头接耳;首席上的总统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窃窃私语。托尼看到代替出席会议的秘书长正向罗斯将军微微颔首。看来这位将军开出了比阿灵顿三年合约更诱人的条件。托尼眉头紧锁。实现这个条件的前提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飞船带来的不仅是难民和某位邪神。

  但问题就在于,他不可能交出那个非秘密武器。

  一想到那个非秘密武器,他的思绪便移不开了。

  

  “听说你很扛打。浩克需要打架。”

  他抬眼,对上大块头不耐烦的脸。他换了新的发型。板寸取代了乱糟糟的鸡窝,那张大理石般的脸被衬托的更加坚硬,将另一张脸牢牢地困在里面。

  一张谋杀了睡眠的脸。

  起初他也在昼夜之间穿梭,翻开每一颗星星,疯狂地寻找那张面孔。宇宙没有边界,黑暗中却暗藏铁壁铜墙。摄像头冲不破引力的桎梏,盔甲亦非能够走访星系的战车。在不知第多少次无功而返后,他决定用放手的姿态,尊重对方离开的选择。

  悲哀的是,他无法在星河里抓住对方的背影,却能在实验层的每个角落撞见那些似曾相识。被热茶熏起水雾的眼镜,握笔时偶尔流露的皱眉,讲解设计时悄悄扬起的嘴角。黑掉的屏幕里有一张和自己毫无二致的面孔:他终于看清失魂落魄是什么模样。

  实验区的门落下一道锁。从此顶部十层从大楼分离出去,形成一个独立国度。但不停有幻象越过边境,从蒙灰的疆域偷渡而来,潜入他的城堡,徘徊在卧榻之侧。它们宛如海雾中的塞壬,带着熟悉的气息和温柔的歌喉将他包围;在他卸下防备的瞬间,它们撕碎自己的外壳,让黑暗将他卷进漩涡,沉入海底。

  某一天,当他审视起自己的现状,发觉一切都荒唐可笑。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改行做起了诗人?任由自己一文不值的情绪吞噬自己的意志。更糟糕的是他竟放任自己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他睁开眼,望着这个充满矛盾和创伤的世界,歉疚不已。他抓住事业这根救命绳索,抢在海水夺走他呼吸之前回到岸边。他呆在新基地的时间越来越久。他在这里添了一张床。于是这里就变成了家。

  后来联盟之间出现分歧。《索科维亚协议》的一把柴添下来,将横亘两方之间的火堆烧得更旺。爆炸,内战,命悬一线的挚友,双亲逝世的真相。一切结束时,他又失去一个家。当他扶着罗迪,在那间空荡的大厅行走时,他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看见那张脸了。那个面孔甚至变得有些模糊。他看不清笑容在那张脸上是什么样,悲伤又是什么样。这让他感到遗憾。但再也没有比遗憾更多的情感。

  他终于可以宣称自己向前看了。

  直到此刻的重逢。

  血液的震颤和手腕深处猛烈的抖动,如同一锅煮沸的开水,尖叫着向外涌出炙热的水汽,想要让全世界品尝烈火焚心的苦果。一股强烈的情绪自体内升腾。那一张原本写满痛苦和勇气的脸,现如今如翡翠城一样充满欺瞒和背叛。

  “你听到浩克的话了吗?”大块头说,“浩克需要打架。”

  “而史塔克有正事要忙。”他绕开浩克,走到跑车旁边,“去找那个造谣的人。”

  “变戏法的神太弱了。”浩克把手伸进车门和门框之间,“浩克很无聊。浩克需要发泄。”

  “发泄?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高级词汇?”

  “在另一个人消失两年之间。”浩克盯着托尼,一字一顿地说,“ 希望他能永远消失。浩克就能学到更多词语。”

  “那么祝你心想事成。”他摸了摸手环,朝门缝中的手掌发出一记电磁脉冲,接着关上门,扬长而去。

  

  “罗斯将军,有一个消息还没传到您的耳朵里。”罗迪直起身子,向麦克风凑过去。时至今日,他在做这个动作时仍旧有些吃力。“有一支宇宙军舰正驶向地球。他们恐怕并非携橄榄枝而来。将军,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盟友。”

  “我们的情报工作从何时起开始相信诡计之神的舌头?”

  “如果它吐出的是真相,为什么不呢?”

  “先生们,先生们,我们都是为寻求和平才来到这里。分歧势必会存在,但没必要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国防部秘书长温和地说。“好吧,好吧,假设真的有这样一支军舰。但我们如何得知它是否冲人类而来?更不幸的一种情况,如果它是那群逃亡者为偿还的债务呢?我们有帮助他们清债的能力吗?”

  托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史塔克,你觉得这一切很好笑吗?”罗斯沉着脸问。

  “我解开了罗德斯上校一直是一个上校的秘密。”托尼愉悦地说,“罗迪,看清楚你和将军之间差了多少位演说家吗?你需要一个好老师。”

  “我看这位秘书长就很不错。”罗迪说。

  “那么你们应该共进晚餐。托马斯,”托尼对身边的议员说,“帮我记到日程表里。”

  一旁的议员先生终于忍不住了。“史塔克先生,我不是你的助理。而且的我名字是克里斯……”

  “现在让我来捋一捋二位精彩的双簧。”托尼若有所思,“与‘人类可能遭受灭顶之灾’相比,‘阿斯加德在玩借刀杀人的把戏’更糟糕?有趣的选择。”

  秘书长敦厚的微笑僵住了。“我们当然最不愿见到前者发生。”

  “那么我相信你们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托尼说。“国防安全总要未雨绸缪。”

  秘书长望了眼罗斯将军,后者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所以你们的伟大计划是架起藩篱,单方面宣布不介入战争?”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细节,先生,我们需要细节。”

  “计划还在制定当中。”秘书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但我确信它不需要阿斯加德人的帮助。他们连自己的星球都保护不了,哪里指望得上他们拯救地球?”

  “那么这个计划需要谁的帮助?”托尼问,“复仇者吗?”

  “如果真有那么……”

  “史塔克,这个话题和本次会议无关。”罗斯将军截住秘书长的话,“不要带偏话题。”

  差一点就可以抓住对方的话柄。托尼看到秘书长恍然大悟的神情,不由得心生厌恶。他本该和罗迪在作战室里布局,或是在军械库调试装备,而不是坐在这里,与心怀鬼胎的弄权者虚与委蛇。

  那个令人生厌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史塔克先生的观点并非毫无道理。罗斯将军的顾虑也在情理之中。”秘书长说,“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提议。”

  “你的悬念制造得十分动人,舍伍德先生。”总统疲惫地说,“请为大家解惑吧。”

  “《索科维亚协议》。”舍伍德秘书长轻快地说,“索尔先生本就是一位复仇者,接受约束无可厚非。况且,如果阿斯加德的领袖做出尊重地球公约的姿态,无疑会打消许多担忧。说不定还能为他的弟弟争取到假释。”

  “一个文明接管另一个文明……这合法吗?”名叫克里斯的议员发出质疑,“我们可以宣称自己拥有太阳吗?”

  “如果太阳上有居民,当他们来到地球上时,他们就该遵守地球的公约。”罗斯将军说,“这叫做入乡随俗。”

  附和声逐渐变响。

  “托尼。”他听见罗迪轻声叫他。他似乎应该说些什么。指出这个协议形同虚设?嘲讽他们妄想管制一个天神?这些道理,斯考特的女儿都能说出来。因为纸上没有她的名字。

  因果报应真是个婊子。

  托尼抬头,迎上罗斯的目光。周遭的声音一时之间变得遥远。从白发下那双眸色渐暗的眼睛里传出一个声音:将,死。

  “总统先生,我想我们有了结果。”

  “上帝。”罗迪闭上眼睛,喃喃地念道。

  “撒迪厄斯,我们不是殖民主义者。”总统说,“协议能否成立取决于双方的首肯。”

  “当然。我想史塔克先生会乐意帮忙——”罗斯将军说,“——通知他的朋友们。”



tbc

评论(6)
热度(51)
© 墨颠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