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CP的小孩考了43分,会找谁签字

【复联科学组】

背景:复联2 AU


  (1)

  奥创的心情十分糟糕。

  他回想起课上老师的点评。

  “这次的物理考试,”席尔维格抱着双臂,“我不知道你们中的某些人发生了什么不幸,老实说我也并不在乎,但我希望你们不要让考试结果把生活变得更加残酷。鉴于月考影响着下学期大家的分班,我认为你们的家长有责任和义务了解你们的学习情况。所以,”席尔维格环顾底下精彩的百态横生,“这学期每次月考都需要家长签字,从这次开始。好了,我们明天见。奥创,你留下,我有话对你说。”

  “我去外面等你。”幻视背上书包,临出门前乖巧地向老师道了声再见,顺便把门拉上。

  奥创不情愿地走到讲台边:“老师。”

  “43分,”席尔维格直接进入主题,“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来吧,给我个惊喜,说说看。”笑容可掬的席尔维格教授敲了敲桌子,示意自己的得意弟子开口。

  “没什么可说的。”奥创想起弟弟那只总是和他不对付的金毛,要不是那条该死的狗,他也不会离交卷还有15分钟才偷溜进考场。早晚剁了它煮汤,奥创咬咬牙。

  “奥创,我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席尔维格收起笑容,“下学期你能分到什么班取决于这学期的全部月考成绩,别让我失望。”

  “老师,恕我直言,您对我莫名其妙的期望并不在影响我制订学业规划的范围之内。”

  我有病,为什么还对这孩子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席尔维格忧伤地想,但表面依旧平静:“好啊,到时候没和你弟弟分到同一个班,可不要让我看到你哭鼻子。”

  “您这么说,听起来像是暗示我不如幻视。”奥创面色阴沉地说。

  “亲爱的,这怎么会是暗示呢,”教授又找回了自己的笑容,“不过相比于半年后的分班结果,我更期待今天晚上将要发生的故事,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再见。”

  班纳爸爸以前和这家伙共事的时候怎么没揍死他,奥创恨恨地想。幻视瞄了眼走在一旁的哥哥,有些担心。

  “奥创,我听见你和席尔维格教授的谈话了,”幻视努力跟上奥创忽然加快的脚步,“你不该那样和老师说话。”

  “我不需要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一个好孩子,”奥创阴阳怪气地说,“家里有一个乖宝宝就够了。”

  悄悄叹口气,幻视没有放弃和哥哥的交谈:“那你至少要告诉我,你打算找谁给试卷上签字。”

  奥创的心情更糟了,妈的,他正在生气,并没有时间思考好吗,蠢弟弟。

  “老头子才不会管满分试卷上有没有家长的签名,拿着你的考卷离远些。”奥创烦躁地说道。旁边,一群低年级的学生从他们身边奔跑而过,两人的衣角被搅乱的空气带着飞了起来。奥创拽下书包上阿斯加德的纪念徽章,朝其中一个孩子头上狠狠地掷去。

  “你干嘛扔我?”无辜的小朋友摸着头,感到十分莫名其妙。

  “你们刚才的行为有很大的几率撞倒我和我弟弟,这次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奥创装模作样地整理衣角。

  “……你丫有病吧?”

  “我有没有病这要去问我们的家庭医生,我只知道如果你撞倒我们,把你拿去银行抵押都付不清我们的医药费账单。”

  “我看你是想搞事……”

  “对不起,我哥哥今天心情不好,我代他向你们道歉,”幻视急忙开口,“奥创,我们快走吧,我看到哈皮叔叔了。”

  一直走到车边,奥创终于摆脱弟弟紧抓住不放的手:“以后少来替我道歉这套,多事。”

  幻视望着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拉开车门的哥哥,摇了摇头,唉,哥哥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好累哦。


  (2)

  回到家,奥创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盯着天花板,他强迫自己甩开烦躁,开始思考。如果不想被怼死,该把试卷拿给谁看呢?下一秒,心里出现一个声音。

  如果不想被怼死,一定不可以让托尼爸爸看到。

  再说,班纳爸爸那么温柔,一定不会把我怎么样,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安慰我不要太难过。

  矮马,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答案,老子真是绝顶聪明。奥创心情大好,跑去厨房给自己拿了罐葡萄汽水,甚至还对刚刚打开一瓶啤酒的哈皮打了声招呼。

  哈皮放下玻璃瓶,这孩子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要主动和我打招呼?望着奥创蹦蹦跳跳的背影,哈皮思考了一下,决定今天还是喝葡萄汽水比较好。

  晚饭过后,趁托尼在战甲库修改图纸,奥创揣着试卷,一溜烟跑进书房。

  “爸爸,我有事要跟你讲。”奥创关上门,有些心虚,但依旧强装镇定地向书桌走去。

  “哦?”讶异在博士的脸上一闪而过,他这个在刚降生时叛逆属性便点满的儿子很少会主动找他聊天。博士有点高兴,这是不是预示着儿子的叛逆期要结束了?他招招手,示意儿子来桌后:“什么事?”

  奥创受不了班纳爸爸眼里的小光芒,他低下头,右手捏着卷子的一角,抬起胳膊:“呶。”

  试卷在手中翻滚,纸张的振动搅乱空气,两人之间只剩“沙沙”的响声。博士努力掩饰住脸上的不可置信后,抬起头:“这些题,对你来说并不困难。”

  “嗯,”奥创盯着自己的脚尖,“爸爸,老师说这次要家长签字,你,你可以……”

  博士看着儿子毛茸茸的脑袋,有些头痛。他似乎应该和儿子聊聊这次考试,问问他为什么卷子背面有一大段空白,是不懂还是赌气不想写?但转念,想到如果平日里能对儿子多一些关心和留意,或许可以避免事情往更糟的一面发展。是我平时忙于工作,疏忽了孩子。博士挫败地揉揉额头,拉过一支钢笔,在试卷的空白处开始书写。

  笔尖与纸产生的摩擦震动让奥创松了口气,正当他又一次佩服自己的机智时,博士递过来的卷子犹如一盆凉水,浇灭他暗喜的小火苗。

  “这些题的解题思路都在这了,你看看,不懂的地方问爸爸。”博士伸出手,想摸摸儿子的头,但最终还是落在一张椅子上:“来,坐在爸爸旁边慢慢看。”

  开玩笑,这种弱智题怎么可能难倒我?看不起人吗?“爸爸,”奥创不高兴地说,“这些题我都会做。”

  那就是因为赌气所以才故意不写的?不知所措的情绪忽然在博士心中升腾,半晌,博士放弃思考:“奥创,我认为这件事托尼爸爸来处理会比较好……”

  “不要!”奥创脱口而出,“爸爸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托尼爸爸,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不及格了。”抬头瞄了眼一言不发的父亲,奥创继续说道:“爸爸,就关爱一次你可爱的儿子吧,求求你了。”


  (3)

  托尼觉得布鲁斯心里有事。

  明明吃饭的时候还谈笑风生,画张图纸的功夫怎么忽然就低落了?托尼靠在床头,望着正在穿睡衣的布鲁斯,正要开口询问,只听见——

  “托尼,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史塔克工业的总裁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布鲁斯·班纳,你最好说清楚,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误会了,”博士急忙转过身,“我是想说,我打算去斯坦福呆一段日子,这段时间,可能要你一个人在家了。”

  吓老子一跳。托尼翻了个白眼:“你消停点儿好吗,家里摆不下更多的学位证书了。说吧,奥创那小子做了什么?”

  “什么?”博士装傻。

  “晚饭过后你一直待在书房,这期间只有奥创去找过你,等你从书房出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现在你忽然又要跑去念大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斯坦福的教育学是全美第一。拜托,我不需要变成夏洛克也能猜到问题出在哪里。”

  博士专心地把玩上衣扣子。

  “布鲁斯,”托尼直起身子,“我不认为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只用靠你一人。别忘了,我也是孩子的父亲。”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博士认真思考了下托尼的话之后,开口:“奥创这次的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他怕你会教训他,一直求我不要告诉你,”博士颓败地坐下,“我试图和他交流,但总是想不到该说些什么,抑或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和他沟通才不会伤害到孩子的自尊心。仔细想想,我最近确实更多地把重心放到了工作上而忽视了孩子,竟没注意到他有没有被什么事困扰……大概我还没搞清楚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父亲。”

  “所以你认为,跑去拿一个教育学学位能帮助到你?”

  “……至少能给我一点启发。”

  “启发?好吧,”托尼站起来,“你瞧清楚,什么叫做教科书式的启发。”


  (4)

  奥创很少有认为自己不聪明的时候,但很少有不代表没有。

  比如现在。

  他想起弟弟那个有点蠢的教父某天来家里做客,在饭桌上说过的一句话。

  “史塔克和班纳是我见过的最坦诚相待的一家人。”索尔偷瞄一眼身边的黑发男子,看着后者不动声色地切割着面前的牛排,他不放弃地补充道:“各种意义上的。”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你在暗示什么?”洛基问。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和我聊聊天,当然我不是说一起睡觉有什么不……”后面的话被飞来的鸡腿堵上了。

  奥创盯着托尼的鞋尖,在心里骂自己,真是个傻【哔——】,为什么会天真地以为班纳爸爸会帮他隐瞒真相。

  班纳在房间里打了个喷嚏。

  托尼瞥了眼卷子上刺眼的红色数字,面无表情地对奥创说:“穿好衣服到门口等我。”

  “干嘛去?”奥创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条件反射。

  “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啊?”

  “啊什么啊,”托尼瞪着有些痴傻的儿子,“以我和你爸爸的基因,无论如何也产不出只考43分的崽。别磨蹭,赶紧穿衣服。”

  “爸,你认真的吗?”

  懒得继续废话,托尼一把捞起儿子,径直朝楼下走去。而奥创,在听到管家星期五姐姐贴心地向父亲报告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意识到,老爸,真的没有在开玩笑。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奥创不停地蹬着腿,“我要班纳爸爸!”

  “对不起,班纳爸爸已经被你气跑了,”托尼按亮电梯的按钮,“不对,应该说,又一次被你气跑了。发什么呆?耍小心眼儿之前没想过吗?你忘了之前,班纳爸爸为什么离家出走?刚清醒几个月又开始犯浑,请问,上辈子我们家得把你坑成什么样,这辈子才能让你作的快夫离子散?”托尼毫不留情地向儿子抛出质问,话音刚落,电梯门适时地打开,他放下儿子:“从今天起你被禁足了,少年,一个月。今晚,你就呆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吧。晚安。”


  (5)

  奥创这才发现电梯并没有下行,而是送他来到了史塔克大楼的顶层,也是他一个月前在一次爆破试验中,不小心炸毁的一层楼。环顾四周,在断壁残垣和透明塑料布之后,发现一张小床。

  原来星期五姐姐准备就绪的是他的临时卧室。

  踢着一块曾经属于这里某堵墙的凝土块,奥创来到床边,一头扎上去。

  我靠,好硬。奥创捂着额头,拉过枕头躺好。望着天窗后的月亮,他陷入沉思。

  上次万圣节,他跑去隔壁双胞胎家搞破坏,还抱着双胞胎中的哥哥从楼顶往下跳,身上的安全锁松掉之后,不仅自己摔成重度昏迷,还害得小快银差点摔死。班纳爸爸自责,托尼爸爸看不过去,借着科研的名义打发他去南极,一呆就是小一年。而他自己昏迷的时候,幻视连学都不上了,坚持要留在家里照顾他;全家从星期五到Dummy一直看护他到苏醒,就连退了休的老贾也不计前嫌地从海岛赶回来看他——这些话,是“不计前嫌”的老贾,一边削苹果一边告诉他的,末了,老管家咬了一口去好皮的苹果,摸着脸说:“你还别瞪我,忘了以前你拔过我的胡子,踹断过我的腿?我抛下沙滩和阳光回来看你,不是大度是什么?”

  眼睑开始打架,月亮也变成了班纳爸爸的眼睛里的光。奥创昏睡过去前,嘴里嘟囔出最后一句话。

  “心机弟弟,什么留在家里照顾我,分明就是不想去上学吧。”


  (6)

  “你就没有什么要夸奖我的?”托尼喝了口咖啡,瞄了一眼正在添橙汁的丈夫。

  博士举起玻璃杯:“敬伟大的青少年教育家托尼·史塔克。”

  “臭小子怎么跟你说的?”托尼丝毫不掩饰嘴角的愉悦。

  “那小子还能怎么说。”博士忍俊不禁,指了指桌上的炒蛋和一张绿色的卡片:“你自己看。”

  托尼认为不去碰那坨名为“炒蛋”的黑色物质是更明智的选择,他打开卡片,只见上面一行工整的字:

  “爸爸,这次的考试是个意外,后面的题没有写,不是因为我不会,而是因为我去晚了。对不起,我今后再也不会迟到。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伤您的心。”

                                                                                                  奥创

  “说起来,你不生气吗?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学会玩弄人心。”托尼拿起一块培根往嘴里送。

  “史塔克,看看你的肚子。”博士拉过托尼的手,把培根放回原处:“都快赶上你屁股的大小了。”

  托尼瞪了眼递给自己蔬菜沙拉的丈夫:“我不懂,如果不能吃的话,为什么要摆在餐桌上?”

  “让你解解馋,用看的。”博士给丈夫的沙拉上浇上巴萨米克香醋,接着回答之前的问题:“我当然会担心。所以,我决定,”博士看着视死如归地啃着蔬菜的托尼,“去杜克大学进修心理学。”

  一颗甘蓝从托尼嘴里滚了出来。

  “布鲁斯·班纳,你最好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7)

  学校走廊里。

  站在储物柜前,幻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哥哥,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那天是因为你回家帮我取药,又被曼迪缠住,才来迟的。”

  “你怎么知道我被曼迪缠住了?”奥创扭头盯着弟弟。

  “嗯……我在曼迪的……的排泄物里,看见和你那天衣服颜色一样的布料。”

  奥创翻了个白眼,不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被只金毛欺负了。他凶巴巴地对弟弟说:“你听着,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不许问为什么!走了走了,快去教室。”

  “帮我取药也不能说吗?”

  “说这个干什么,烦死了,赶紧走,别又害我迟到。”


  (8)(大概是个彩蛋)

  幻视出生的时候,发生过一个事故。

  说起来,应该算是一个蛮大的事故——在幻视快要降生时,隔壁的小快银突然冲进来,把电箱砸了。

  “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这个宝宝以后会抢走姐姐。”小快银如是说。

  就在史塔克和班纳快急哭的时候,索尔从天而降,掏出他的特大型充电宝,帮助接生了小幻视。

  鉴于解决的方式如此随意,许多人认为,这只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一个不愉快的小插曲。

  不论是大是小,感激的史塔克和班纳决定让索尔做幻视宝宝的神仙教父。

       然而因为这个不愉快的小插曲,幻视的身体健康远不如平常小朋友。

       在史塔克和班纳又要急哭的时候,神仙教父甩给他们一堆仙宫出品的药丸。

       感激涕零的史塔克和班纳期望索尔把神仙教母也兼职了。

       索尔说你们还是把药还给我吧。

  奥创从来没喜欢过弟弟的这个教父。他给了弟弟一只叫曼迪的金毛,这只狗在第一次见到奥创的时候差点咬断他的脖子。而他也不喜欢弟弟总是学这位教父的穿衣风格——有阵子他一直披着一个奇丑无比的披风,气得他压根不想和弟弟一起出现在同一个空间。

  不过他倒是很喜欢有时会和索尔一起来做客的黑发叔叔,奥创觉得这个叔叔虽然也有点傻,但身上某种不可说的气质很能和他产生共鸣。可惜,班纳爸爸以前似乎和这位叔叔有过一点小误会,导致奥创并不是每次都能在金发大汉来做客的时候见到他。

  奥创有点遗憾,如果洛基能做我的神仙教父,或许生活会更有趣一些。  








再哔哔两句:

这篇傻白蠢的梗源于一条与题目同名的微博(你家CP的小孩考试考了43分,会找谁签字?)

有码这篇文的念头源于复联2幻视关于奥创的一句话:“我能感受到他的痛苦,我希望能帮助他,引导他……但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了。”(大概这意思)鉴于我不想幻视宝宝考试不及格(奥创:???),所以就创造一个平行世界,让大家愉悦地调教奥创宝宝吧(口胡

希望这是好吃的糖(逃

P.S. 一篇速打,有虫请见谅。

P.P.S. 科学组携一家老小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奥创:不要糖,只想捣乱!

评论(13)
热度(136)
© 墨颠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