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兴乌龙 (上)

CP:科学组,亚梅

背景:MCU AU

 时间:2003年

 

  (一)

  纽约市普通的一天。

  该怎样定义普通呢?每座城市对普通的定义截然不同:伦敦的普通是阴云,加州的普通是日光,里昂的普通是随处可见的教堂。你问我纽约的普通?

  堵车啊,还能是什么。

  黄昏时尤甚。虽说夏初的傍晚总如热衷于万众瞩目的drama diva一样姗姗来迟,可万千车辆的列队仪式却一定会准时到场。一个忠告:如果你打算按时赶赴位于曼哈顿某间餐厅的约会,要么提前两小时出门,要么请选择步行到达约定地点。

  你看,那个穿蓝色衬衫的男孩儿,不就义无反顾地选择跳车了吗。

  领唱是巴士司机愤怒的诅咒,和声是此起彼伏的鸣笛以及围观群众的惊呼,这场糟糕的音乐会显然无法阻止梅林逃离观众席。穿梭在车群之中的身形有些笨拙,好在这些铁盒此时无法移动,他安慰自己。右臂扶住一辆计程车的前盖,抱歉地对司机点点头;抬起左臂瞄了眼腕间的手表,眉头紧蹙。

  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是在第一次和那人的会面中迟到。

  梅林和那人相识于一个科学论坛,是的,天才之间的惺惺相惜并不在乎媒介究竟是空气还是网线。他和那个用户名叫做“AP辅导员”的科学家通过网络保持了半年的交情,期间,这位哥大医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讲师被对方的知识储备和风趣的谈吐深深吸引——作为一个AP课程老师,对方的学术涵养简直让他顶礼膜拜,天知道在现实中没有一个棋逢对手的朋友是种什么体验。所以,当这个星期一对方提议不如周五出来喝一杯的时候,他开心地一脚踢掉电源线。从黑色屏幕里瞥见自己咧嘴傻笑的他,红着脸爬到桌下插好接口,在开机时默默祈祷对方不要误会自己。万幸,AP是个很有风度的绅士。于是在他爬上论坛后,两人迅速敲定了约见的时间和地点。之后的几天里,梅林沉浸在即将和AP见面的期待和紧张中——他有太多问题想要提问。迫不及待的小喜悦甚至让他确信,这会是他今年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

  而现在快要迟到的他,在逼仄的人行道快速前行,不知对迎面而来的碰撞说了多少句对不起。老天保佑,他在心里默念,让时间过得再慢一点。

  

  问:纽约市最招摇的花孔雀是谁?

  这顶帽子大概非托尼·史塔克莫属。不然如何向大众解释,为什么他所到之处,必有豪车,美人,闪光灯,如影相随。

  所以此时此刻,没人会认为这个头戴棒球帽,身披运动夹克,脚踩球鞋的男人是史塔克工业的总裁。

  别误会,史塔克总裁这身打扮可不是来玩刺激的卧底游戏,而是,帽檐下的史塔克先生皱皱鼻子,好吧,他是来约炮的。

  约炮有三条江湖法则:不问,不讲,不关心。

  不过问对方家底,不唠叨自己的破事,不关心“炮”之外的一切事情。

  只是说到底,两人相识也有段时日了,虽说这期间的谈话并没有过多触及双方的个人信息,但他还是有些担心询问过后可能出现的尴尬。这种担忧在对面头像忽然黑掉的时候到达数值顶峰,不过万幸,似乎只是个小小的信号危机。

  靠在吧台,把玩手中装着马蒂尼的酒杯,托尼很期待与这位新朋友的会晤。天知道他多久没有……咬咬下唇,他用墨镜后的眼眸打量着进来的每一位客人,努力看清有没有来宾拿着一张扑克牌,是的,这是他的提议——用自己最中意的一张扑克牌做接头暗号。

  当眼睛因为长时间的盯梢变得有些酸涩而差点终止任务时,他终于锁定一只握着梅花4的手。

  抬眼打量,剪裁得体的西装,灰色的领带,柔和的脸部线条,挺立的鼻梁上架着副银框眼镜,不自知地呼出口气,他朝门口扬了扬指尖的纸牌——也是张梅花4. 他承认,双方扑克牌的选择已经让今晚的开场充满荷尔蒙。

  “终于见面了,罗伯特。“他选择了对方用户名的全称。

  男人有一瞬间的怔忪,随即用温柔的方式委婉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叫我AP就好。”

  AP?和他本名有关?托尼有点惊愕,没有提前做过功课吗?不不不,可能对方与他一样,自身的影响力并不需要刻意隐瞒姓名。然而我并没有听说过他……AP,AP,托尼脑内的信息库飞快地转着。

  “请问,”AP带着谨慎,“原谅我的失礼,不过,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抱歉,”托尼伸过手,“托尼·史塔克,希望没有吓到你。”

  居然是他?难怪能查出我的真名。AP努力遏制心底的震惊,深吸口气,握住对方的手:”终于见面了。“

  “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我知道晚餐或许不在你的计划内,但这家的法式料理实在不可错过。“

  “事实上,我也订了座位……”AP有些错愕。

  托尼更加坚信对方的身份或许和他相似。他原先的打算是用一桌让味蕾流泪的美食转移对方初见他时可能产生的惊吓,但很明显,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他更感兴趣了。

  “你的周到让人感动。不过,怎么能让客人宴请老板呢?”托尼揽住男人的肩膀,一边向侍者吩咐:“请AP先生入座,”一边转头对男人说,“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在AP离开吧台后,托尼掏出手机,打开程序:“贾维斯,帮我查查姓名缩写是AP的企业家。”

  梅林站在餐厅外调整呼吸。用袖口轻拭发迹处的薄汗,右手翻开挎包,拎出一张方块7,跺了跺脚,推开玻璃门。走向吧台,挑了一张高凳坐下,和他隔着两个座位的男子刚刚打完电话,棒球帽和墨镜完全遮住他的表情,但一声低笑暗示他心情似乎不错。男人一口饮尽杯中酒,手插在裤子两侧的口袋里,向主厅走去。梅林看着始终背对他的男人,犹豫是现在点一杯酒,还是等对方来了一起点比较好。

  AP随侍者走向里间的卡座,途中,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从上衣内侧口袋取出电话,却不小心和突然从右侧方冲出来的人装了个满怀。他与面前的金发男人互相点头致歉,接着转身回到各自的生活。落座后,送别微笑的侍者,他拨通之前的号码:“你好,我是班纳博士,请讲。”

  托尼有点懊恼今天随意的穿着,但当他想起贾维斯报告的结果时,往日的玩世不恭又爬上嘴角。亚瑟·彭德拉贡,他轻笑,终于见面了。

  

  (二)

  如果第四面墙在此时被打破,他们一定会听见各位的呐喊:喂!你们走错片场了!

  可惜本文没有玄幻和魔法,或者神仙教母的破墙锤。所以,故事的进展依旧如机械钟的齿轮,遵循宇宙的逻辑,按部就班地走下去。

  

  在梅林纠结该用那种酒庆祝第一次酒吧之旅时,旁边的喧闹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这位先生,您不可以这样捉弄我们的工作人员。”大堂经理礼貌地指责靠在吧台的金发男子。

  “哦?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儿?”有着英国口音的男人百无聊赖地挖挖耳朵。

  “刚才是您用过洗手间后通知我水槽堵住了,”侍者强压自己的愤怒,“很明显,门上的把戏是您布置的。”服务生抓起颈间的毛巾,狠狠地揉了揉头发。

  梅林不满地望了眼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男人。站起来,走到对方面前:“先生,不论你是谁,都不该戏弄别人。请你道歉。”

  对方微笑地说:“你以为你是谁?“

  “先生,请你拿出正常人应有的心智,”梅林回击,“这里可没有国王。”

  男人的视线忽然被梅林垂下的手吸引。看清手中的物体后,英国人忽然笑出声:“不好意思,”一张纸牌忽然出现在梅林眼前,”我就是。“

  红桃K在金发男子好看的指节中向梅林抛出热烈的问候。

  “……AP?”

  “正是在下。”亚瑟不由惊叹对方神通广大的调查能力,他迅速整理好心情:“恭候多时。”

  “抱歉,路上堵车。”梅林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红桃K在指间翻滚,“你已经当众指责过我了,迟到这件小事又算什么呢?”

  “但您,您确实不该……”

  “那就让这位先生解释解释,我是如何放好一桶水,把门掩上,再从里面出来的?或者我是如何做到从外面把水桶放置好?”亚瑟忽然向侍者发问,目光在却梅林身上,不曾转开。

  蓝色的衬衫,棕色的飞行员夹克,修身的黑色裤子,一双……滑板鞋?这什么穷酸打扮?幸好有张漂亮的脸蛋,亚瑟安慰自己,不过他成年了吗?盯着对方稚嫩的脸,亚瑟不免有些担心。

  “先生说的不无道理,是我们冒犯了。”经理出言解围,一旁的侍者也能不甘心地垂下头。

  “好了,我的朋友也到了,带我们入座吧。”

  “请问您的名字是?”

  “嘿,问你呢,你叫什么?”亚瑟用胳膊肘碰碰梅林。

  “梅林……但我没有预约座位。”梅林无辜地说。

  “什么?我没听错吧?”亚瑟摆出一副不可置信。

  “这家餐厅不是你提议的吗?而且最初,也只是说喝一杯啊。”梅林有些无措。等候区内弥漫着尴尬,梅林觉得情况不会变得更糟了。然而上帝决定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在一声众人可闻的“咕”声后,梅林红着脸低下头。

  几秒的安静被拉长成几小时,正当梅林不知所措时,经理忽然开口:“梅林先生,您的助理帮您订好了位子。请随我来。”

  梅林抬起头,望着经理的浅笑,他明白这是方才打抱不平的感激。扬起右手,向刚见面的同伴示意:“请。”

  

  班纳有些纳闷,对面这位史塔克先生,在论坛对上他可以就一个科研话题聊两个小时,但自他们落座到吃完主菜,对方显然对学术并没抱太大兴趣。揣测是班纳最不擅长的事情。他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终于琢磨出一种可能:对方可能在害羞。

  倒也说得通,这里毕竟不是网上,面对面交谈中,对方放不下矜贵也是情理之中。班纳浅尝一口红酒,在服务生布置冷盘的空隙开启话题:“听说最近在乌克兰发现了一个秘密基地。”

  “哦?听起来很有趣。”托尼盯着酒杯中摇晃的液体回答道。

  “应该和二战时期有关,“班纳停顿了一下,”军方最近可能会有所行动。“

  “嗯……嗯?你刚才说哪里?乌克兰?”

  好样的,班纳,你不多见地展开了一个有趣的话题。

  “是的。”

  “知道是什么研究方向吗?”

  “不清楚,不过二战和前苏联,大概和战略武器脱不了干系吧。”

  “或许,”托尼恢复方才得体的敷衍,“现在出土也只能当古董。”

  “不好说,如果和生化相关呢。”

  托尼附和地哼了一声,忽然,他眼睛一亮:“生化,乌克兰,前苏联,你说,会不会和清洁能源有关?”

  班纳笑着点点头。

  在接下来的一道菜中,双方陷入了一场愈演愈烈的讨论。

  “不不不,这不可能,你这个等式明显有问题。”托尼拿起班纳的钢笔,在餐布上飞速验算:”刚开始的几个数值的确可以推导出来,但再往后就不成立了。”

  “那是因为,”班纳拉过对方手里的笔,“你忘记加入这个变量。”

  “什么时候有这个变量……等等,别告诉我你研制出了某种变速器。”

  班纳眨眨眼睛。

  “吃饱了吗?”

  “什么?”

  “这家料理也没那么正宗,”托尼倏地站起来,“我带你去家更好吃的料理店。”扔下未来得及品尝的蔷薇蛋糕,他拉起班纳的手便往外走去。不用担心,那张餐巾当然有被妥当地揣进裤子口袋。

  侍者目送老板离去的背影,有点心疼主厨。

  

  亚瑟选择了几道海鲜和一瓶酒作为两人初次见面的晚餐。梅林小口嘬着水,有点恍惚地盯着对面固定菜单的手指。

  今晚的情况也没有完全搞错,至少梅林最终坐在班纳预约的餐桌。而托尼……至少带着男伴回家了。

  班纳抬头仰望高楼上方的“史塔克”标志,良久,转头问:“史塔克工业打算进军餐饮业了?”




  

P.S. 梗来源于一道OTP(还是OPT猪脑子记不清了) Challenge:【网上网下:你是一个技术宅,你在网上遇到了另一个技术宅,你们终于决定约个地方见面聊聊。而同时一对高富帅也在同一个地方约炮。……然后你们弄错了对方。】太有趣啦哈哈哈

P.P.S. 祝大家食用愉快。

P.P.P.S. 后续这周末之前(大概)能放出

评论(17)
热度(22)
© 墨颠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