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不好了,级长被大魔王抓走啦

CP: GGAD

最近很火的【三强争霸赛AU】

时间设定:大概在老邓六年级 (1897 - 1898)

《跌蝉》里矫情了一把,这篇说什么也要甜回来。


  0.

  菲尼亚斯·布莱克坐在阳台椅上,安静地享受启程前的最后一次休憩。晨曦布满比利牛斯山间,覆在手中的咖啡上。

  还真有点舍不得这里的明媚。布莱克校长想着,心中勾画出今年暑假的旅行计划。

  在小仙子们的歌声中,菲尼亚斯·布莱克会度过一个美好早晨。

  如果不是几个格兰芬多的小崽子们狂敲他的门。

  「你们最好有十万火急的事。」他沉着脸对门外的学生说。

  「校长,不好了,」孩子们气喘吁吁地说,「级长被德姆斯特朗的大魔王抓走啦!」

  

  1.

  「伊利耶娃,人是被你的学生带走的,作为校长,你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伊利耶娃心情也没好到哪去,她冷冷地睨了眼英国人,说:「我怎么听说,是阿不思·邓布利多跟着盖勒特·格林德沃离开的?」她撩了撩头发,补充:「跟着的意思是,自愿地。」

  「不是这样的!如果不是哥哥身上有伤,他怎么会毫无反抗地被格林德沃带走?」阿不福思噙着眼泪,为哥哥的清白辩护。

  「你们吓到孩子了。」盖兰夫人转身,「阿不福思,对吗?先让布朗带你去吃点蛋糕好吗?找哥哥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吧。」挥挥手,一个高年级的女生将男孩带出办公室。

  「容我提醒一句,距离践行宴开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而级长代表是要在宴会上讲话的。」布莱克此时十分懊悔,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地选了格兰芬多的级长做代表?总是捅娄子的格兰芬多,他在心里咒骂。

  「妈的用你说啊,我们的冠军也不见了好吗?」伊利耶娃快气疯了,德姆斯特朗好容易出个冠军,她正等着在坐满记者的践行宴上为学校赚回点名声,现如今呢?她仿佛看见明日的头版头条:「冠军冠军别乱来,一座奖杯误终生」「假如我们只相识了一个春秋——邪恶勇士 & 温厚学长」「六百年黑魔学院的丑恶秘密——你不能错过的十三个德姆斯特朗学院的神秘传统」。还要继续吗?她快昏过去了。

  「艾尔莎,不要说脏话。」盖兰夫人温柔地说,「先不要互相责备了,当务之急是快些找到这两个孩子。」

  「可是该从哪找起?不是我说,贵校的安保措施差得离谱。」布莱克不满地嘟囔。

  「喂,没听见她的话吗?你这老头是不是想搞事?」保加利亚女巫抽出魔杖,眼见大战一触即发,盖兰夫人赶紧说:「先找他们的同学过来问问?」

  

  2.

  「你叫什么名字?」

  「埃菲亚斯·多吉,布莱克校长。」

  「你是邓布利多的好朋友?」

  「是的。」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之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吗?」

  「不愉快?」男孩疑惑地看着周围的人,「他们……他们关系很好啊。」

  「布莱克,你对学生的漠不关心果真名不虚传,就连冷漠的北欧人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要我说,有点太好了。」伊利耶娃翻翻白眼,转过头问旁边的学生们:「你们当初怎么称呼他的?那个格兰芬多。」

  三位身着血红色长袍的男巫们整齐划一地摇了摇头。说了要吃恶咒的,他们才不要在半夜被划一脸血后再穿着裤衩给人丢进湖里。

  「格林德沃的小男友。」斯莱特林级长意味深长地说。

  「你——」

  「阿不福思,没人叫你说话。」

  「是……校长。」

  盖兰责备地瞥了眼布莱克,回过头示意女孩继续。

  「我说的不对吗?」斯莱特林女孩无辜地看着阿不福思,「天天跟在格林德沃屁股后面的可不是我。对吧,德姆斯特朗的朋友们。」

  血红色长袍的男巫们有板有眼地点点头。

  「我呸,明明是格林德沃不要脸地缠住阿不思不放,」阿不福思才不要管布莱克校长的眼珠是不是快要瞪出来,「作为阿不思的室友,埃菲亚斯在第一周就被格林德沃赶出来了,这里哪个人不知道?」

  埃菲亚斯委屈地吸吸鼻子。

  两位夫人默默地点头。

  布莱克校长:???

  「哦?那是谁大半夜光着脚丫跑了五条走廊,追回被你气走的德姆斯特朗室友?」

  「好了,」伊利耶娃出声阻止,「我们大概了解他们是有多,嗯,如胶似漆?抱歉,我英语不是很好。可根据这些并没有办法推测出他们会去哪……对了,昨天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吗?」

  「昨天……」大家陷入沉思。忽然,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布斯巴顿的学生主席顾不得「要随时随地保持优雅」的校训,直冲到三位校长面前。

  「他们在外面吵起来了!」

  

  3.

  当三位校长及被拎去问话的学生们赶到宴客厅门口,里面群情激昂的辩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他们听到的第一句话——

  「前排出售巧克力蛙比比多味豆芒果气泡水——」

  盖兰夫人瞅着学生,欣慰地点点头。

  「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一位格兰芬多率先出击,「级长帮我们温书时,是哪个家伙冲进来,当着所有霍格沃茨人的面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就跑?」跑就跑吧,为什么还要说一句「阿不思,真搞不清你为什么愿意浪费时间在这帮蠢材身上」?

  「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只记得温文尔雅的邓布利多在看见格林德沃从扫帚上摔下来时的大惊失色。拜托,场地边的校医都没有观众席上的他跑得快。更何况,那只是一场没有火龙的训练赛。」一名绿袍男巫毫不留情地回击。

  「冈特,你要转学去德姆斯特朗了吗?」斯莱特林姑娘指着对面人的鼻子,「学校重要还是个人恩怨重要?」

  「怼狮院重要。」

  「喂喂,难道不应该是霍格沃兹 vs 德姆斯特朗吗?怎么看起来像你们自家内战?」观战的一名布斯巴顿戳戳旁边的拉文克劳学生。

  「哦,狮蛇两家相爱相杀的历史能追溯到学院创始人,没有三天三夜八不完的。习惯就好。」

  「这样啊,那你留个地址咱们写信聊呗……」

  「喂,你在担心什么?」德姆斯特朗姑娘用胳膊肘撞了下赫奇帕奇男孩,「不会打起来的。」

  「不是,」獾院男生担忧地说,「邓布利多的伤还没好,我怕……」

  「不会有事啦。」女孩拍拍他的肩。

  「说起来,你们学校怎么有一半人不参与……讨论啊?」

  「哦,格林德沃没朋友的。」女孩想了想,解释道:「大家都有点怕他。只不过一些人崇拜,一些人厌恶。」

  「我真是要笑掉大牙,」格兰芬多学生夸张地捧腹,「是哪个人在舞会开场前十分钟跑来说自己没舞伴,死缠烂打地要我们级长陪他开舞的?」

  「没错,不答应就沉着脸摆弄魔杖,最后硬生生瞪跑了级长的搭档。」男孩不满地说,「没见过两个敌对玩家开舞的,我一个斯莱特林都看不下了。」

  「这个星空西瓜酿很不错,最适合在嘈杂的辩论赛上喝了。来两份?好的!五西可。」布斯巴顿男孩欢快地收下银币。

  「请邓粉自重,全校上下哪个人没见过你们级长天天左一句『盖勒特』右一声『盖尔』的?不知道直呼学长大名会被放毒蜂蜇吗?」一位德姆斯特朗粗声说。

  「等下,这难道不是说,邓布利多是唯一一个称呼『盖勒特』而没付出任何代价的人吗?」抱着一罐荔枝雪宝的拉文克劳女生若有所思地问。

  「喂,你怎么给对面送人头?坐回去。」德姆斯特朗壮汉斥退学弟,上前一步,朗声大笑:「对面的朋友可还记得,第二场争霸赛上,贵校选手邓布利多的感人壮举?」

  后面的红袍巫师们吹起口哨,甚至有人贴心地原景重现:「盖勒特呢?他不是该先上来的吗?」男孩做出一个造作的焦虑,「该死,我说了闭息咒遇到湖信子会很危险。我得去找他!噗通!」

  「你居然有脸说!」一名赫奇帕奇红着脸吼,「要不是因为这件事,邓布利多怎么可能最后一个上岸!」

  「啊,是因为这样我才排到第二吗……」布斯巴顿勇士沮丧地垂下头。

  「你已经很棒了,」蛇院少年出言安慰,「反正总比分也是邓布利多第二名嘛。」

  「哦……谢谢啊……」

  

  「请大家安静——」盖兰夫人温柔却不容置疑的声音回响在礼堂。

  激情四射的希腊辩论家们渐渐趋于平静,除了少数意犹未尽的德姆斯特朗。

  伊利耶娃反手就是几道门牙赛大棒。

  「谢谢。」盖兰夫人小声说。她扬起魔杖,置于脖颈:「想必大家听说了两位勇士失踪的消息。宴会即将开始,记者们也该到了。」她看了眼怀表,「派出去的搜救员刚才发来消息,他们并没有找到两位的下落。现在已知的信息是,今天凌晨有人在比利牛斯山南段看到他们。如果你们之中有人在昨天夜间见过他们二人,请务必告知。」

  底下一阵交头接耳。半晌,一个獾院学生怯生生地举起手。

  「这位同学——」盖兰夫人侧过脸,用微笑向霍格沃茨校长索取学生的姓名。

  「哦,你叫什么?嗯,」布莱克回答盖兰夫人,「他叫霍兰德。」

  盖兰夫人拼尽一身优雅按住向上翻滚的眼珠。

  「你有线索要提供吗?霍兰德。」伊利耶娃问。

  「我凌晨三点钟去了洗手间,回来的路上,经过校医院。他们,」赫奇帕奇男孩犹豫地说,「好像在吵架。」

  

  4.

  「吵架?」惊呼声回响在礼堂的墙壁之间。

  布莱克校长依旧一头雾水,这很值得惊讶?

  「你确定没有看错吗?」有人问,「或许是别的什么人……」

  「不,这几天校医院只有邓布利多一个病人。」杜波瓦医生否定了质疑。

  「你有听到吵架的内容吗?」盖兰夫人问。

  男孩点点头,努力重现当时的对话。

  

  「你以为你是谁?能单枪匹马地挑战獠牙蔓?」

  「咳咳,盖勒特,当时情况很危险……」

  「于是你就自以为是地跑去救那个娘娘腔?」

  「如果不去的话,帕劳莫的状况恐怕比现在的我更严重。」

  「所以呢?他受伤是因为他无能。」

  「咳,他可能会死。」

  「那也是死在无能之下。」

  「话不是这么说……咳咳咳……」

  「走了。」

  「嗯?」

  「治病。」

  「去校外?这不合规矩。」

  「去他妈的规矩。这种伤三天还治不好,继续留在这做什么?等着投胎?」

  「话不是这么说……」

  

  「级长虽然嘴上不赞同,但还是和格林德沃走了。」霍兰德做出总结陈词,坐下。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没有早点说?」布莱克不满地瞪了眼男孩。

  「嗯……我一大早去森林和小仙子们道别了……」

  布莱克校长仰天,啊,学生,真是一种不可爱的生物。

  「你院……模仿天赋真不错,我差点以为是本人站在这里。」旁边的布斯巴顿低声说,「你叫什么?」

  「霍兰德·斯卡曼德。」男孩和她握握手。

  「克洛伊,比利牛斯山附近有医院吗?」伊利耶娃问。

  「附近的镇上是有,可搜救员找过了,他们不在那……嗯,莫非?」盖兰夫人犹疑地说,「据说有位性情古怪的医师住在山的最南端,先别急着高兴,这只是一个传闻,没人见过他。」

  场面再次陷入僵局。

  

  5.

  「艾尔莎,别气馁,下届还有机会。」盖兰夫人细声安慰。

  伊利耶娃校长苦闷地咣了一杯伏特加。扬眉吐气的机会就这样被轻易地夺去,望着筵席散尽的宴会厅,伊利耶娃咬牙切齿。小王八羔子,她在心里咒骂,回去非得给他几个处分才行。

  嗯,本届三强争霸赛因为冠亚军未能出席最后的践行宴而惨淡收场,远道而来的记者朋友们心生怨怼,铩羽而归。

  伊利耶娃又一次看见了明天的头版头条。

  醉倒之前,她听见有人在喊:「他们回来了!」

  

  「那个小王八蛋在哪……」这是伊利耶娃校长醒来的第一句话。

  「先把这个喝了。」布莱克嫌弃地递上一杯醒酒汤剂。

  「艾尔莎,你这学生真是神了,」盖兰夫人托着下巴说,「他居然认识那个医师。你知道那人是谁吗?隐世多年的加荷里斯·戴文特!对,就是霍格沃茨曾经的校长黛丽丝·戴文特的孙子,也是她最得意的学生。」

  「嗯,加荷里斯天赋异禀,生性乖张,能与他结识确实很了不起。」布莱克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

  「他的确经常外出游历,」伊利耶娃揉揉额头,「这些年他应该认识不少奇怪的人。」

  「现在两名学生都安全回来了,邓布利多的伤势也有所好转,无论如何这都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对吗?」盖兰夫人微笑着望向德姆斯特朗的女校长。

  「好吧。」她妥协。

  「校长,不好了!」一个声音先从门缝里冲进来,紧接着,门被撞开。

  三位校长有种不祥的预感。

  「级长又被德姆斯特朗的大魔王抓走啦!」

  「鲁莽的格兰芬多,」翩然而至的蛇院女级长扬了扬手里的羊皮纸,「留了信怎么能叫抓走呢,得叫私奔。」

  三位校长接过信。

  「弟弟,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盖勒特执意邀请我前往德姆斯特朗,盛情难却,希望你能理解。给爸爸妈妈和阿丽安娜的礼物都在床下,问他们好。我的伤好多了。勿念。

   你的哥哥阿不思」

  三位校长面面相觑。

  「伊利耶娃夫人,请原谅我的失礼,」斯莱特林女孩说,「从刚进门起我就在疑惑,您怎么没跟校船一起走呢?」

  「你什么意思。」伊利耶娃的心如冰川上燃尽的火柴。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半小时前就乘校船离开了。」绿袍女巫扭过头,看到踏进校长办公室的红袍巫师们,好奇地问:「你们也没走吗?」

  

  伊利耶娃校长两眼一黑,又昏了过去。





照例bb:

P.S. 一篇速打,有虫请指正。

P.S.S. 选在布斯巴顿学校的原因是,本圣母粉看不过因霍格沃茨和德姆斯特朗的学长们搞基而被屡屡忽略的芙蓉女神的母校。

P.S.S.S. 本文除了格邓、布莱克校长、多吉、阿不福思和黛丽丝·戴文特外,皆为瞎b起名,请勿当真。

P.S.S.S.S. 就,希望能甜到大家!(比心

评论(21)
热度(339)
© 墨颠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