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组】大红灯笼高高挂

复联全员甜向

【CP: 科学组;内含锤基、盾冬、幻红、希寡】请注意避雷


  1.

  托尼·史塔克怀疑自己被下了降头。

  三天前,清晨,史塔克总裁心血来潮,一把将班纳从被窝里拽出来,美名其曰要去法拉盛体验平民生活。

  科学家揉了揉眼睛,对总裁说,我不。

  总裁说,我爸常说,人要忆苦思甜方才知足。

  科学家说,我上周刚从西伯利亚回来,我需要糖。还有,你爸没说过这话。说完,拉上被子,再也不理气得跳脚的总裁。

  总裁原地蹦完,说,那我自己去,你可别后悔。

  回答他的是飞来的枕头。

  史塔克先生来到街上,伸手招了辆计程车。

  星期五在他耳边说,老板,平民都坐地铁。

  史塔克说,你别说话了,这信号不好。

  司机问,先生,去哪?

  法拉盛。史塔克说。

  一个小时后,史塔克灰着脸,在离家两街区的地方下车。

  他有点生气,星期五,你怎么不告诉我前面在堵车?

  星期五说,老板您别说话了,这信号不好。

  把史塔克给气的,恨不得叫幻视有丝分裂一个老贾出来,哪怕是假的也行。

  人红是非多。他刚下车,还没看清地铁站在哪,就被一个小学生拦住了。在确认他是钢铁侠之后,小女孩义正词严地说,我要迟到了,麻烦你送我去上学。

  一阵纠缠后,小姑娘祭出了法宝「有困难,找超英」,成功击败钢铁侠,如愿以偿地骑着战甲去上学。到了学校,小女孩拍拍钢盔,说,乖。

  史塔克先生决定,今天宜交配,忌出行。他打算明天再出来体验生活。

  可接下来的两天,在他分别遭遇了赶着去康尼岛买海鲜的大妈、相亲要迟到的老奶奶、快错过女儿婚礼的老头子之后,他确信,那个小学生,一定有个诨名,叫潘多拉。

  2.

  时间回到现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傍晚。

  班纳盯着史塔克怀里的男孩,看了好一会儿,问,你儿子?

  你儿子!史塔克喊。

  班纳沉默了一下,说,收养孩子这么大的事,也不事先和我商量一下……

  史塔克一阵无语。最终还是开口,把这两天的邪门事儿说了一遍。

  这个孩子是他爷爷奶奶拜托我送回家的。

  班纳好奇,爷爷奶奶呢?

  参加跳舞比赛去了。史塔克无奈地说。

  嗯……凡事都有好的一面,你不是正想去法拉盛转转吗?博士拍拍钢铁侠的肩。见后者无精打采,他又说,我陪你去吧。

  钢铁侠开心了一点。

  他们到法拉盛时,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

  博士感慨地说,是啊,春节快到了。

  史塔克听说过春节。团圆的日子嘛,他知道。

  将孩子送回家,他们再次回到街道上。二人惊叹于那孩子家的亲戚,多得可以组成一个连。家里那气氛,也跟打仗似的。

  班纳笑过之后,说,家人嘛,天南地北,一年就指着这种节日聚一聚了。

  史塔克没说话。

  

  回家后,史塔克早早就回房休息了。

  幻视飘到博士身边,问,史塔克先生有心事?

  博士点点头,说,嗯,想家了。

  幻视有些无措。

  博士拍拍他,说,没关系,我去把家找回来。

  

  3.

  班纳首先给阿斯加德打了通电话。是的,家电上神域爱心工程已经启动,第一部电话,还是由班纳博士亲自安装在托尔先生的卧室。

  雷神托尔先展示了他浑厚的笑声,之后开口,道,班纳吾友!

  博士说,嗯,吾友。近来可好?

  雷神说,还行。

  博士不打算兜圈子,直接问,托尔,要不要来复仇者大厦住几日?

  雷神问,为什么?

  博士想了想,回答,要过春节了。

  雷神又发出灭顶之灾般的大笑。博士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吩咐星期五,帮他预约耳科大夫。

  托尔笑完,说,对不起,吾友,神域人不过中庭节日。但是欢迎你再来打架。想那年,吾二人横扫……

  班纳撂下了电话。

  星期五问,班纳博士,接下来去哪?

  博士思考片刻,说,鹰眼家。

  

  班纳走进鹰眼家客厅的时候,一家之主正坐在沙发上缝袜子。

  场面陷入尴尬。

  博士来啦,好久不见。鹰眼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帮他拿了杯茶。

  班纳呷了口茶,说,克林特,我打算办个派对,想请你来参加。

  鹰眼兴致勃勃地说,可以带家属吗?什么时候?

  班纳没想到会如此轻松。他放下杯子,说,当然可以了,把弟妹和孩子们都带上。又说,时间还没定下来,不过没关系,先回家住几天吧。

  鹰眼说,听起来很不错,但你家地方够大吗?我这拖家带口的。

  班纳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下意识地问,复仇者大厦怎么会没地方住呢?

  鹰眼大吃一惊,说,你回去了?

  博士点点头。

  鹰眼冷笑一声,说,你倒是不怕他把你交给那个老疯子。

  博士叹口气,他就知道不会那么容易。

  克林特,那时候的情况太复杂。不论迈出哪只脚,都会踩中雷区。

  所以我们就活该被他抓进监狱?鹰眼大声质问。

  博士摇摇头,说,他不该把你们抓进监狱。但他不抓,你们可能会死。

  鹰眼冷哼一声,说,总之我是不会回那个地方。

  博士闭了闭眼,看起来有些无奈。

  克林特,如果你不去,我就把你绣花的照片发到网上。

  鹰眼大惊失色,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博士的鼻子,说不出话。

  博士耸耸肩,表示,我也是被逼无奈。他又指了指门口,说,何况弟妹和孩子们已经打包好行李了。

  劳拉摊摊手,说,谁让咱们家孩子喜欢绿巨人呢。

  

  4.

  绯红是住在鹰眼家的。她听到客厅里的喧闹,按下暂停键,抱着薯片,下楼瞧个究竟。

  然后她就看到那个和他有过节的大块头,正站在楼梯口看她。

  绯红说,你来干嘛。

  班纳说,接你回家。

  那不是我家。

  你说了不算。

  你凭什么以为我还会回那个鬼地方!我告诉你,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

  幻视很想你。

  绯红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说,噢,那走吧。

  

  班纳看着已经坐在昆式驾驶室里的黑寡妇。

  你不用劝?

  黑寡妇摆摆手,说,快系好安全带。接下来去找谁?

  大家心照不宣地对望。

  班纳摸摸下巴,说,回总部再议吧。

  

  5.

  镜头切至阿斯加德。

  托尔前往正厅,向父亲请安。

  父亲,早安。

  奥丁正襟危坐,道,吾儿托尔。

  雷神回答,是,父亲。

  吾儿。

  父亲,有何吩咐?

  儿啊。

  父亲有心事?

  奥丁痛心疾首地叫,吾儿!

  托尔吓了一跳,欲上前问个究竟。却听见身后传来震怒雷霆。他回头,看见一个盛怒版的奥丁,怒发冲冠地指着王座上的人,咆哮道,来人!将孽障洛基拿下!

  托尔抢先一步将弟弟拉到身后。

  真奥丁大怒,吼道,你休要再护那孽畜!

  托尔拽着弟弟向窗户退去,说,父亲,中庭的朋友邀我二人共度佳节,儿臣告退。说罢,揪住洛基,纵身一跃,逃离大厅。

  洛基心想,又可以欺负中庭蝼蚁了,真开心。

  托尔一眼看穿弟弟的心思。他犹豫片刻,道,弟弟,邀请我们的人,是浩克。

  洛基说,你他妈一雷劈死我吧。

  

  一行人回到阔别已经的复仇者大厦。

  星期五报告,老板不在,有客人来。

  众人一瞧,沙发上吃腰果的人,不正是仙宫兄弟吗。

  班纳走到雷神面前,说,我以为神域人不稀罕过中庭节日。

  托尔不说话,嘿嘿直乐。

  黑寡妇忽然问,玛利亚呢?

  星期五回答,希尔小姐在汉堡参加会议。

  黑寡妇说,坐标发到昆式上,我去接她。

  娜塔莎离场,小蜘蛛和幻视进。绯红低头,认真地观察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幻视说,博士,我自作主张地装饰了一下家里,你看怎么样?

  绯红失落地擦擦眼角。

  博士抬头,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密密麻麻的孔明灯,惨白着脸被吊在天花板上。他恍然大悟,怪不得刚进门时,感觉到一股肃杀。

  幻视又说,听说挂灯笼是过春节的传统。旺达,好看吗?

  绯红猛地抬起头,看到幻视一脸微笑地望着她。她吸吸鼻子,抬眼看向上方。

  怎么样?幻视问。

  她扑哧一声笑了,我能肯定一点,这绝对不是春节挂的红灯笼。

  幻视向她飘过来,伸出胳膊,说,那我们重新来过吧。

  

  目送两位红色系的朋友离开,众人不由感慨,年轻真好。

  那两个老爷爷怎么办?帕克问。

  众人商讨一阵,无果。

  洛基啃着一个苹果,从角落里走出来。他轻蔑一笑,道,愚蠢的蝼蚁们,还得本王出马。

  就让他试试吧,他有时候挺聪明的。托尔说。

  众人心说,那是跟你比吧。

  鹰眼不信任地打量洛基,得有人看着他。

  托尔站起来,看来,只能是我。

  众人将他按住,你可拉倒吧。

  洛基哼了一声,区区中庭人竟妄想控制本王?愚蠢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博士一脸和善。

  我操。洛基如是说。

  

  6.

  班纳盯着昏迷不醒的冬兵,和一脸奸笑的美国队长,扶住了他的额头。

  这就是你的伟大计划?变成罗杰斯,再把巴恩斯打晕了偷出来?

  不错。这样一来,队长势必会对我们穷追不舍,追到天涯海角的那种。

  他怎么知道,是谁偷了巴基?

  我留了字条。

  字条?

  嗯。我告诉他,冬兵已经落在史塔克的手里了,随时撕票。

  班纳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忽然有种想要变身的欲望。

  

  他们回来没多久,队长和黑豹便破门而入。两人盯着沙发上睡眼朦胧的巴基,又看向挂灯笼的众复仇者们,满头问号。

  布鲁斯·班纳博士耐心地为二人解释来龙去脉,并以洛基地球监督官的身份向美国队长致歉。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表示理解,并向全员致以诚挚的问候。

  瓦坎达国王亲切会见了布鲁斯·班纳博士、来自阿斯加德的雷神托尔及其弟洛基,表达了建立友好邦交的愿望。寒暄期间,洛基暗示,部落酋长应学习与神域皇族的交谈礼仪,被围观群众一波打死。

  总之气氛是友好而融洽。

  直到史塔克总裁回家。

  

  他看着满屋的彩绸、福字、红灯笼以及热络的群众,眼泪不觉湿了眼眶。熟悉的身影、朝思暮想的笑貌、盼星星盼月亮盼望归来的人们就站在他的眼前。他低哑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最后和众人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呵呵,钢铁侠会是这个画风吗?

  

  史塔克望着众人,深情地说了一句话。

  我操。

  

  7.

  角落里。

  班纳勾住史塔克的肩膀,低声说,你们总要谈谈。

  你是我的心理医生,你去和他谈。

  托尼,去和他谈谈,这对你有好处。班纳将信和手机交到他手上。史塔克先生,这是医嘱。

  史塔克认命地叹了口气,从这个角落走到那个角落。

  托尼。

  史蒂夫。

  罗杰斯瞧见史塔克手里的信件,说,我知道,你还不能原谅我们。

  史塔克问,哦?你怎么知道?

  你还没用过那支电话吧。

  用过,拨了号,但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杰斯沉默片刻,说,托尼,我不能看着你打死他。

  史塔克点点头,我知道,你必须做点什么。

  这不代表我们不是朋友。

  明白。

  一阵沉默。罗杰斯局促地摸摸鼻子。

  我们都是在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上努力。史塔克看着手里的信,拇指在纸页上来回摩挲。

  罗杰斯点点头,是,我们都应该这么做。

  我同意这个观点。

  罗杰斯望着他。

  我想,我们会找到求同存异的办法。像一年一度,从天南地北赶回来,聚在一起嬉笑怒骂的家人那样。史塔克说。

  队长笑了,是,像家人那样。

  你今后,真的能如你在信中所说,随叫随到?

  当然,史塔克长官。

  好,今后复仇者大厦的外卖,就全靠你了。

  ……你还是把手机还我吧。

  他人在哪?你不用紧张,我会严格遵守宾客权利。

  那是什么?

  ……《冰与火之歌》。说真的,你到底能不能跟上潮流?

  

  巴基站在霍华德的照片前,驻足良久。

  道歉是最无力的辩白,史塔克,我不会对你说抱歉。

  托尼一时分不清,这句话是对他说,还是对墙上的父亲。

  你还记得他吗?

  巴基注视着那撮玩世不恭的小胡子。怎么忘得了?傲慢、自大、狂妄、风流成性,和你一样。但却该死地令人无法讨厌。

  你们曾是朋友。

  巴基摇摇头,不,我们不是。他看着墙上的人,说,我们是战友。

  你知道,我还是有杀了你泄愤的冲动。

  他颔首。我知道,但我不会让你这么做。作为巴基,我会反抗。可作为巴恩斯中士,我欠他一条命。他不在了,这条命欠在你手上。

  巴基终于将视线从墙上移开,看向托尼,我不会让你杀我。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托尼望着被世纪打磨过的男人,沉默良久,开口说,你们老年人总是这么一本正经的不累吗?我来放放狠话,你就要为我抛头颅洒热血;我要是拿刀子拉你一下,你是不是就要以身相许了?

  

  8.

  玛利亚·希尔点点人数,发现不对。

  娜塔莎,人不齐。

  好像是的。黑寡妇递给她一杯酒。

  帕克凑过来,说,我没看到猎鹰。

  史塔克问队长,罗杰斯,你的鸟呢?

  队长脸色一僵,托尼,注意言辞。

  我问你猎鹰在哪。你在想些什么?史塔克一脸不怀好意。

  帕克摇摇头,叹息,你们老年人咋这么H……

  队长的脸罕见地红了。

  有没有人去请一下山姆?博士温柔地询问。

  黑豹站起来,朝帕克勾勾手,小蜘蛛,走,咱们抓鸟去。

  帕克愉悦地跟在他黑猫叔叔的屁股后面,向小鸟进军。

  

  是夜,华灯初上。

  复仇者大厦里,充斥着彩绸、福字、红灯笼和嬉闹的人群。史塔克找到躲在吧台的班纳,搂住他的肩,问他为什么不和众人玩。

  不是啊,我在躲人。

  躲谁?在自己家你要躲谁?史塔克佯怒。

  班纳一脸无奈地说,除了鹰眼家的小崽子,还能有谁。

  他家孩子怎么了?害怕你?

  那倒没有。就是非要我变身给他们看,缠了我一下午。

  史塔克点点头,是该躲着,昨天给你买了新设备,家里现在可没钱搞装修了。

  两人相视一笑。从对方眼中,看见自己。

  托尔举着酒杯,挤过人群,来到他们面前。

  吾友班纳!绝妙的盛宴!说着,将啤酒一饮而尽。高举酒杯,向地上掷去。

  你他妈敢摔杯为号一个试试看!史塔克指着雷神的鼻子喊。

  你家大个把我当炮仗甩,我哥哥摔一个杯子怎么了?哥,摔,不够了我们再去取。

  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大门开了。

  猎鹰冲进来,给了队长一个拥抱,接着给了他一拳。你们开派对,竟然最晚通知我!他大叫。

  众人连忙道歉。

  对了,我还帮你们请到一个人。猎鹰招招手,斯科特,快来,你不是一直想见浩克吗?咳,博士,别介意啊。

  班纳笑着摆摆手。

  斯科特一脸惊喜,大家都在呀。等等,怎么钢铁侠这家伙也在?

  托尼冷着脸,说,你以为这是谁家?

  开个玩笑。斯科特嘿嘿一笑,又说,听说可以带家属,我就把女儿也带来了。这是凯西。

  众复仇者直夸小姑娘惹人心疼。班纳羡慕地说,养个这么可爱的女儿真幸福。

  托尼仔细一瞧,喷出了嘴里的威士忌。

  这不是就那个叫潘多拉的小学生吗?




照例bb:

P.S. 一篇速打,有虫请见谅。

P.P.S. 最近在挖一个GGAD的长篇坑,挖得心力交瘁……于是便有了这篇傻白甜。只为抚慰一下千戳百孔的心。

P.P.P.S. 提前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评论(12)
热度(40)
© 墨颠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