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恶龙与龙骑士

梗来源:如何用【别TM洗碗了,厨房里有条龙!】来写一个脑洞大开的故事?

出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376613

写在前面:一块神经病画风的甜饼;

                  此篇献给本文的真·女主·无双——阿丽安娜·邓布利多小姐。


  0.

  “别他妈洗碗了,厨房里有条龙!”

  他转过身,一只匈牙利树蜂幼崽正安静如鸡地蹲在料理台上。

  四目相对,小龙喷出了火。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上衣从长尖领衬衫变成了V字领T恤。

  “让开!”阿不福思挥舞着扫帚,向幼龙拍去。

  “不要,”阿丽安娜跑过来,“不要打啦!”

  

  1.

  “你说这龙是你的宠物?”

  阿丽安娜点头。

  “你养了一个月?”

  阿丽安娜又点头。

  “阿不思毫不知情?”

  阿丽安娜和阿不思一齐点头。

  “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的!”阿不福思指着哥哥的鼻子吼道,“一只龙睡在她床边,你却浑然不知!这就是你当初承诺的会好好照顾她?”

  “不要吼阿不思。”阿丽安娜拽了拽哥哥的袖子,“我说了,它很乖,从未发出过奇怪的声响,没人发现很正常。”

  “好吧,”阿不福思深吸一口气,“安娜,这样很危险。它不能……”

  “我不会把它送走的,”阿丽安娜说,“我要养它。”

  

  2.

  邓布利多家的食物链是这样的。

  顶层:阿丽安娜;底层:她的哥哥们。

  养龙是违法的,这事儿魔法世界没人不知道。可是当妹妹用泫然欲泣的眼眸望着两位哥哥时,食物链底层的居民唯一的选择就是,缴械不杀。

  “它可以留下。”阿不思说。

  阿丽安娜欢呼。

  “不过,”食指一勾,幼龙被困在手心上。阿不思望着黑鳞之下的蔚蓝双眼,“它得先上一堂安全课。”

  

  3.

  书房里。

  “不敢相信,”阿不思说,“你居然还有勇气出现在这里。”

  幼龙蹲坐在书桌上,无辜地眨着眼睛。

  “一个月了,朋友,”他说,“幼鹿奔跑,雏鸟出巢。你这副刚刚破壳而出的模样,让我怀疑,阿丽安娜是养了你一个月还是孵了你一个月?”

  幼龙的眼神冷了下来,打了个响鼻。

  “就当你是昨天刚被孵出来。可是亲爱的朋友,”阿不思摇摇头,“匈牙利树蜂的眼睛是太阳做的,不是大海。说实话,这两年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学习变形术?”

  幼龙发出低吼。

  “啊,我明白了。弱小的躯体、错误的眸色、就算只有你我二人也不显露的原型,”他作恍然大悟状,“看起来,有人在练习的过程中出了点小状况。”

  幼龙张开嘴巴,火光隐约可现。

  “你见过寒冬中的火柴吗?”阿不思轻轻叹息。“盖勒特,如果你想烧死我,至少也要努力长大啊。”

  被困在幼龙形态的格林德沃从眼前这个红发混蛋的脸上看到了怜悯。

  

  4.

  在家养龙是种怎样的体验?

  自从主人和幼龙摊牌以后,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用四个字概括:水深火热。

  

  5.

  第一天,阿不福思的山羊不知何时做了全身脱毛。

  第二天,邓布利多家的祖传花瓶没招谁没惹谁地碎了。

  第三天,阿不思的研究资料神秘地消失不见,案发现场发现一摊并不怎么可疑的灰烬。

  第四天,家里的餐具获得了和花瓶同样的结局。

  第五天,失去餐盘的三兄妹围坐在桌边,双手捧着堪比铁板的牛排,相顾无言。

  第六天,家中的水管离奇地破裂,趁主人们熟睡时,上演了一出水漫邓宅的惨案。

  第七天,幼龙来到书房,对坐在桌后奋笔疾书的人说:“你他妈研究出来没有?”

  

  6.

  “可以说话了?恭喜。”

  匈牙利树蜂尾巴一甩,打掉男人手中的羽毛笔。“你根本没开始,是吗。”

  “我不认为你需要任何帮助。”阿不思勾勾手,羽毛笔飞回指间。“你靠自己的努力再一次学会了说话;我有理由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能冲破桎梏,羽化成人。”

  “我昨晚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喷出龙蛋大小的火球了。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他阴鸷地看着男人,“如果明天还看到不解决方案,你就准备好跟这破烂屋子说再见吧。”

  “你认为我治好水以后,会忘记顺手给房子加几道防御咒?”阿不思头也不抬,“请自便。”

  格林德沃遏抑着怒气,凑上前,光明正大地偷看羊皮卷上的内容。

  ……在逆转变形的过程中发生故障,导致物理状态停滞在变形者与变形目标之间。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观察所得,在逆转变形未成功实施之前,变形者或保留其变形目标的智商水准。

  他气得咳出几个火星。

  “既然你不愿帮忙,为什么还要留下我?”格林德沃说,“不会是舍不得吧?”

  “是这样的,”阿不思抬头,眼睛里饱含歉意,“家里最近比较拮据,没办法给安娜换条宠物。”

  操。操你。格林德沃恶狠狠地呲牙。

  

  7.

  在一人一龙结束第二次不甚有爱的对话后,邓布利多家回归了往日的安宁。

  阿不福思的山羊窝在后花园的小木屋里安静地长毛;祖传花瓶和餐具修补工作圆满结束;文件资料也重新誊写好了。

  匈牙利树蜂甩甩尾巴,跳到书桌上,吐出一个火球。

  接着火球被一个反弹咒送还给了它。

  自此,邓布利多家彻底回归了往日的安宁。

  

  8.

  阿不思望着在走廊放龙形风筝的妹妹,露出欣慰的笑容。

  

  9.

  然而这个笑容并未持续很久。某天深夜,戈德里克山谷的某宅发出一声巨响。待居民们睡眼惺忪地出现在窗口,只见一座房子的二层塌了一半,破瓦颓垣,场面惨不忍睹。

  邓布利多家族召开了紧急会议,出席会议的人员有:邓布利多兄弟,终于出场的埃菲亚斯·多吉,以及被埃菲亚斯拉来救场的亨利·波特。

  “魔法部那边都处理好了,”亨利说,“说说现在的情况。”

  阿不福思将来龙去脉吼了一遍。

  “如果我弄错了,请你们指正我,”亨利揉揉耳朵,“抓走阿丽安娜的,是她自己的宠物?”

  “对,”阿不福思愤怒地看了眼哥哥,“都是你的错!”

  “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埃菲亚斯说,“不过阿不思,养龙这种事……你会不会太放纵阿丽安娜啦?”

  三人一齐看向纵容的兄长。

  “你们见过哪种火龙从幼崽到成年只用一个晚上?”纵容的兄长问。

  “你的意思是……”

  “难道说……”

  亨利和埃菲亚斯点点头:“我们懂了。可那人是谁?”

  “你们在说些什么?”

  三人一齐看向一头雾水的弟弟。

  “这龙是人变的。”埃菲亚斯说。

  一头雾水的弟弟恍然大悟。

  “阿不思,你知道是谁做的吗?”

  阿不思说出一个名字。

  阿不福思进入暴走状态。

  

  10.

  “过来吃点覆盆子派吧。”

  “你自己吃吧,”他从城垛向外望去,“不用给我留。”

  “别担心啦,”女孩说,“他会来的。你没忘记留字条吧?”

  格林德沃哼了一声。“他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跟你无关呀。”女孩羞涩一笑,“是我啦,他要来救我嘛。”

  姓邓布利多的都好讨厌。

  女孩拍掉手上的碎屑。“提问:你那时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阿不思,而是心甘情愿地给我做了一个月的宠物呀?”她若有所思,“是因为以前的事情而内疚吗?”

  不,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你将奄奄一息的我拴上铁链,锁进一个暗盒里关禁闭。他无声地呐喊。心情好拿出来把玩,没有兴致就当犯人囚禁起来,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一点道理可讲?

  “不然的话,你怎么不逃掉呢?你能想象,格林德沃被一条比蚯蚓还细的铁链困住的模样吗?”女孩弯弯唇角,“那样太好笑啦。”

  “对,没错,”他的自尊虚弱地摆摆手,“我十分懊悔。”

  

  11.

  “有人来了。”格林德沃凝视远方,良久,道,“你看看来的是谁。”

  “你自己看不到吗?”

  “……眼睛被火熏了。”

  “噢。”阿丽安娜站起来,向外望去。“好像是阿不——”

  格林德沃眼睛一亮。

  “福思。”

  妈的。

  “格林德沃!你这个杂碎!”阿不福思在城堡下吼道,“把阿丽安娜交出来!”

  “那个,”女孩对身边的男人说,“嘴下留情。”

  一只巨龙出现在城墙之上,须臾,几颗怒气值点满的火球,伴随着天崩地裂的咆哮向城下的人砸去。

  “然后你就跑了?”

  “不跑留着火化?”我魔杖都被烧没了。“哎呦,轻点轻点。”

  埃菲亚斯瞥了眼一言不发的阿不思。“亨利,”他对身边的男人说,“可以拜托你走一趟吗?”

  

  12.

  阿丽安娜眯起眼睛。“亨利·波特来了。”

  “格林德沃,”亨利朗声道,“交出邓布利多小姐,我们可以考虑不邀请你去威森加摩喝下午茶。”

  巨龙鼻子里喷出白气。

  “亨利,救我呀。”女孩叫道。

  “阿丽安娜,别害怕,我会带你回家。”亨利拔出魔杖。

  “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

  “丽兹……你怎么在这?”

  女人来到男人面前,将一枚戒指摔在他的胸膛上,接着抬手一个耳光。

  “我们结束了,再见。”

  目送二人消失在原野上,女孩托着腮,弯了弯眼角。“又折一个。”她说,“我这个办法比你的文明多了。”

  魔鬼,这是一个魔鬼。格林德沃告诫自己,干完这票,他一定要离这个女人越远越好。

  

  13.

  埃菲亚斯视死如归地揣起魔杖。

  “阿不思,你放心,我拼上这条命——”

  “别拼了,我去吧。”

  

  14.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城堡里,住着一条残暴的龙。

  恶龙喜欢吃美丽的姑娘。某天,它从某座山谷里掳走一名少女。回到城堡,它正准备享用美食,只听见城外有人大喊。

  “你这杂……你这恶龙!快将女孩交出来!”勇士大喊。可他还未掏出武器,铺天盖地的龙焰已然向他奔涌而来。

  勇士,卒。

  恶龙再一次准备享用美食,却又听见城外有人呐喊。

  “恶龙,将美丽的少女交出来!”

  诡计多端的龙打了个响指,一柄扫帚变成了漂亮姑娘。

  骑士与扫把姑娘离开了。

  恶龙第三次拿起刀叉,准备享用今日的晚餐。这时,一位年轻的男人出现在桌边。

  “把妹妹还给我。”

  “你不害怕?”

  “我为什么要怕?你并不是真的——”

  “你的英勇令我崇拜。”恶龙说。“我决定册封你为龙骑士,与我一起寻找莱茵河深处的宝藏。”说罢,它将年轻人甩上后背,双翅一展,消失在天际。

  

  15.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呀,”阿丽安娜合上书,“后来,龙骑士和它的龙就去找宝藏啦。”

  “那找到了吗?”

  “没有。”一只大手捞起小女孩。“该睡觉了。”

  “可我还想听故事。”女孩说。“姑妈,再讲一个。”

  “你姑妈困了。”金发男人瞪了眼阿丽安娜,后者耸耸肩,从软椅上站起来。

  “宝贝儿晚安,”女人亲吻小姑娘的脸颊,“我们下次讲龙骑士屠龙的故事。”

  没有下次了,魔鬼,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家,再也不会回来。格林德沃微微一笑。

  “阿不思,”阿丽安娜看向从书房出来的哥哥,“最近好无聊,我可以去你们那里住一段时间吗?”

  咚。

  “爸爸,爸爸你怎么啦?”小女孩叫道,“爸爸你醒醒呀!”

评论(23)
热度(155)
© 墨颠儿|Powered by LOFTER